中國最先發(fā)現、命名和利用釣魚(yú)島

中國古代先民在經(jīng)營(yíng)海洋和從事海上漁業(yè)的實(shí)踐中,最早發(fā)現釣魚(yú)島并予以命名。在中國古代文獻中,釣魚(yú)島又稱(chēng)釣魚(yú)嶼、釣魚(yú)臺、釣魚(yú)山。目前所見(jiàn)最早記載釣魚(yú)島、赤尾嶼等地名的史籍,是成書(shū)于1403年(明永樂(lè )元年)的《順風(fēng)相送》。這表明,早在十四、十五世紀中國就已經(jīng)發(fā)現并命名了釣魚(yú)島。

1372年(明洪武五年) ,明太祖遣使前往琉球,琉球國王向明朝朝貢。至1866年(清同治五年)近500年間,明清兩代朝廷先后24次派遣使臣前往琉球王國冊封,釣魚(yú)島是冊封使前往琉球的途經(jīng)之地,有關(guān)釣魚(yú)島的記載大量出現在中國使臣撰寫(xiě)的報告中。如陳侃所著(zhù)《使琉球錄》(1534年)、郭汝霖所著(zhù)《使琉球錄》(1562年)、蕭崇業(yè)和謝杰所著(zhù)《使琉球錄》(1579年)、徐葆光所著(zhù)《中山傳信錄》(1719年)、李鼎元所著(zhù)《使琉球記》(1800年)、齊鯤和費錫章所著(zhù)《續琉球國志略》(1808年)等。

明朝冊封副使謝杰所著(zhù)《琉球錄撮要補遺》(1579年)記載,“去由滄水入黑水,歸由黑水入滄水”。明朝冊封使夏子陽(yáng)所著(zhù)《使琉球錄》(1606年)記載,“水離黑入滄,必是中國之界”。清朝冊封使汪輯所著(zhù)《使琉球雜錄》(1683年)記載,赤嶼之外的“黑水溝”即是“中外之界”。清朝冊封副使周煌所著(zhù)《琉球國志略》(1756年)記載,琉球“海面西距黑水溝,與閩海界”。以上史料清楚記載著(zhù)釣魚(yú)島、赤尾嶼屬于中國,分界線(xiàn)在赤尾嶼和久米島之間的黑水溝(今沖繩海槽)。

釣魚(yú)島海域是中國的傳統漁場(chǎng),中國漁民世世代代在該海域從事漁業(yè)生產(chǎn)活動(dòng)。釣魚(yú)島作為航海標志,在歷史上被中國東南沿海民眾廣泛利用。